安定清光中心,安清沼中

关于

【安清/妖怪paro/OOC注意】②

 
 
 
這一睡就是過了三天。
 


 
這天的太陽異常刺眼,也可能是睡著睡著滾到了外頭所以感覺特別明顯,加州清光迷迷糊糊的撐著桌子慢慢爬起,低頭一看地下有兩條被子。
 
他困惑的歪頭,印像中自己只摸走一條還在曬的被單,或許是慌亂之忠順手扯走的?
甩甩頭,加州清光伸手摸摸耳朵。
確認還是貓耳後,嘆了口氣。
 
「這次傷的很重啊... ...」
 
 
 
思考了會就竟要繼續睡還是趕路離開這裡時,忽然有人在他耳邊喃喃了句「早啊,小貓」,那聲音熟悉的讓他立刻寒毛直豎,跌跌撞撞的竄回到神桌旁邊,齜牙炸毛的緊盯著害他這麼狼狽的陰陽師──大和守安定。
 
 
「臭道士,你怎麼找過來的,走開!」
 
 
加州清光又生氣又害怕,下意識的摸著脖子上的紅痕。
 
黑貓在人們眼裡是不吉利的,不被愛也就罷,每次出現在人類的地盤上找食物總是被打了出去,好幾回還差點被殺掉。
現在好不容易成了妖可以化為人,運氣好的外表也生的不錯,沒多做什麼那些男人便像中了蠱似的瘋狂迷戀著他,雖然說和以前比少了自由,總被拘禁在房間裡,但三餐能溫飽,還有人會把他打扮的美美的,他只需要滿足那些人的需求就可以擁有這麼多,那又有什麼不好?
 
他才沒有做錯什麼事。
 
 
 
「你連人形都快維持不了了,妖怪的味道當然很重啊?而且就這麼大喇喇的睡在寺廟門前,我該說什麼?」
 
大和守安定聳聳肩,看加州清光聽到他這番話那臉瞬間紅透。
 
 
「囉、囉嗦,還不都你害的!如果不是你下手這麼重,我會累到睡死滾出去還沒知覺嗎?我可是貓妖啊!」
 
「是是是,貓妖大人,」他拍了拍身旁裝有驅魔道具的袋子,加州清光緊張的往後一縮。
「但你好像忘記了,討罰你們這些害人妖怪可是我的天職啊?」
 
 
「我才沒有害過人!」
 
「每個妖怪都這麼說過。」
 
 
想起以前被人類種種欺負,加州清光氣憤的掉下眼淚,趁大和守安定不住意朝他腳邊扔了團火球,然後推開他跑了出去。
 
 
「你們人類才到處害人,那些男人是他們自願的,你這個... ...多管閒事的醜八怪!」
 
自小到大沒什麼罵過人的加州清光能擠出的詞彙並不多,大和守安定只是靜靜的看著貓妖跑遠,再轉頭看看這實在弱到有剩的妖火。
 
 
 
「你跑不掉的。」
 
想起那貓妖的尾巴上被他綁了條追蹤用的蝴蝶結,但本人似乎沒發現,大和守安定只是彎起嘴角,跟著離開了破廟。
 
 
-

設定是曾經斷頭死過一回的黑貓
後來被救了起來 也變成了妖怪
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二宮詠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