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定清光中心,安清沼中

关于

お帰り

 
 
 
百年前,我與你初見面,你穿著低調的青磁,而我一身顯擺的紅樺。
你笑我那不是武士該有的顏色,不合規矩,就像個娘們,而我反譏你那身才是憂鬱,一點都不可愛,整個人看起來讓人難過。
 
然後我們打起架來,還記得先動手的是我,嘴上逞強一向不是我的拿手,被譏的找不出更具攻擊性的話語來反擊,到現在每每我們吵架動手的都會先是我。
明明看不見我們的沖田先生卻彷彿能感受到我們的情緒,看著擺在刀架上我們的本體,呵呵笑著。
 
 
雖然不想承認,但那段時間一直是最快樂的時候。
 
 
-
 
 
池田屋前,或許是沖田先生沒有選擇你,我們吵了最嚴重的一架,離開之前我頻頻回頭覷著那緊閉的格子門,每每我們誰的其中之一出了門一定會為對方送行,但這次或許是說了太過分的話讓你選擇避而不見,我雖後悔但也拉不下臉。
 
 
「我出門囉。」
 
該出發了,已經沒有時間了。
最後一次回頭我對著我們房間的方向小聲的喃喃著,希望能聽到「路上小心」這一如往常的祝福,但那扇門最後還是沒有打開。
 
 
-
 
 
我想回去,別丟下我。
 
看著沖田先生搖搖晃晃的起身,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。
 
 
我不太確定沖田先生有沒有打算帶回我那刀尖已斷的刀身,就像被釘住了一樣,拼了命的想起來,但身體毫無任何知覺與反應,但想想果然還是沒把我帶回去吧,畢竟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了啊。
 
沒有人會喜歡壞掉的東西。
眼前的景色越來越朦朧,我只能看著那一抹水淺蔥在我的視野裡越來越小,直至消失。
 
到此為止了。
 
 
我把剩下的力氣全給了後悔和想像,後悔出門前沒有硬拉下臉道歉,想像得知我的死訊後,你會是怎麼樣的反應。
 
 
 
「對不起。」
 
撐不下去了,真的好睏,晚安。
希望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我們可以和好如初,如果能醒的來的話。
 
想再次看到你笑著對我說那句。
我也會笑著回應你。
 
 
-
 
 
「我,加州清光,和下游的孩子──是河原之子,雖難以上手不過性能一流哦?」
睜開眼時身上飄著沒見過的花,眼前也有個從沒見過的男人,周遭吵吵鬧鬧的。
那男人先是瞠大眼睛直盯著加州清光,接著猛地轉過身對著門外呼喊:
「快!快叫主殿和大和守!」
 
大和守?
腦袋一時有些轉不過來,他就這麼怔怔的看著眼前手忙腳亂的一群人邊思考著,直到有個有些熟悉又有點陌生的聲音打亂了加州清光的思緒,他還來不急抬頭,就感覺自己被牢牢的抱住了。
 
 
「大和守... ...安定?」
 
想起來了。
加州清光忍不住流淚,緊緊的回抱住對方。
 
 
 
 
「歡迎回來。」
「我回來了。」
 
 
 

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二宮詠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