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定清光中心,安清沼中

关于

OOC/性轉/貓耳/大太/草稿)
釣貓啦


【安清/妖怪paro/OOC注意】②

 
 
 
這一睡就是過了三天。
 


 
這天的太陽異常刺眼,也可能是睡著睡著滾到了外頭所以感覺特別明顯,加州清光迷迷糊糊的撐著桌子慢慢爬起,低頭一看地下有兩條被子。
 
他困惑的歪頭,印像中自己只摸走一條還在曬的被單,或許是慌亂之忠順手扯走的?
甩甩頭,加州清光伸手摸摸耳朵。
確認還是貓耳後,嘆了口氣。
 
「這次傷的很重啊... ...」
 
 
 
思考了會就竟要繼續睡還是趕路離開這裡時,忽然有人在他耳邊喃喃了句「早啊,小貓」,那聲音熟悉的讓他立刻寒毛直豎,跌跌撞撞的竄回到神桌旁邊,齜牙炸毛的緊盯著害他這麼狼狽的陰陽師──大和守安定。
 
 
「臭道士,你怎麼找過來的,走開!」
 
 
加州清光又生氣又害怕,下意識的...

【安清/妖怪paro/OOC注意】①


 
 
 
加州清光這輩子還沒這麼狼狽過。
 
 
他雖說不到人盡皆知,但好歹在妖怪界裡也是小有名氣的百年貓妖,靠著外表和天賦將富賈或是當權者哄的對他入魔著迷,進而得到自己所想要的。
 
漂亮的衣服、美麗的裝飾品、甜言蜜語,還有最渴望的愛。
 
但除了這些也再沒有過分的要求了,他可不像那狐妖妲己,最多也只鬧出家庭革命這樣的困擾,但沒想到那個正牌卻一個惱羞請來了陰陽師。
 
若是普通虛張聲勢假道士那還好處理,結果沒想到卻是個正主兒,讓加州清光在交手一次過後就差點被打回原形,只得狼狽的逃離。
 
 
由於法術所剩無幾,連耳朵和尾巴都藏不住,只好路過住家時潛近去偷走被單披上掩人耳目。
 
 
 
 
「又得找新家了啊... .....

お帰り

 
 
 
百年前,我與你初見面,你穿著低調的青磁,而我一身顯擺的紅樺。
你笑我那不是武士該有的顏色,不合規矩,就像個娘們,而我反譏你那身才是憂鬱,一點都不可愛,整個人看起來讓人難過。
 
然後我們打起架來,還記得先動手的是我,嘴上逞強一向不是我的拿手,被譏的找不出更具攻擊性的話語來反擊,到現在每每我們吵架動手的都會先是我。
明明看不見我們的沖田先生卻彷彿能感受到我們的情緒,看著擺在刀架上我們的本體,呵呵笑著。
 
 
雖然不想承認,但那段時間一直是最快樂的時候。
 
 
-
 
 
池田屋前,或許是沖田先生沒有選擇你,我們吵了最嚴重的一架,離開之前我頻頻回頭覷著那緊閉的格子門,每每我們誰的其中之一出了門一定會為對方送行,但...

準備和安定一起逛廟會的清光
結果當然出門前被安定強制換衣服了

「為什麼要換掉,另一半打扮的好看點出門不是很長臉嗎!」
「太好看我會很困擾的。」

【本丸】清光性轉篇③

自上次誤喝了審神者做的不明飲料後,性別一直遲遲沒恢復回去。
 
「身體都要生鏽啦... ...」
 
變成女孩子後,雖說身材也沒變的多笨重,就像青江珍藏的雜誌裡,那些擁有讓人羨慕嫉妒傲人身材的模特兒那樣。
但體力倒不如以往那般好,所以一直都沒得到審神者的出征同意。
 
這次好說歹說軟硬兼施,才讓審神同意出陣5-1。
 
「先說好,如果輕傷就回去。」
「知道啦知道──啦。」
 
清光不耐煩的揮揮手,從出門前審神者就耳提面命重複不下數十次,這回安定倒是和審神者同陣線,實在嘮叨。
 
-
 
作為隊長的安定很快的便偵測到敵人,畢竟5-1以大家現在的能力來說也不是什麼頗難的地圖,所以很快的就一路路的清過,運氣不錯的狀況下走...

【本丸】清光性轉篇②

加州清光帶了一個新的大和守安定回來。


這是頗為平常的事,就算一次帶回三個安定,或是鍛刀房連鍛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,但這次情況有些不一樣,不論怎麼哄她清光都不願意把那個新人安定交出去鍊結。


這讓正牌的大和守安定有些不是滋味。


「妳有我還不夠?」

「你還好意思講,這陣子就只知道出陣出陣遠征遠征,睡前旁邊空的,醒來也空的!」

「... ...我們時間錯開了啊,白天在的時候妳在內番嘛。」

「那你幹嘛硬要跟短刀和脇差擠夜戰部隊,說啊?不就是厭倦我了嘛!」雙手環胸的清光頗有逼宮的架式,滿臉埋怨的看著眼前的人...

【本丸】清光性轉篇①

大和守安定起床後的第一眼看到了他的搭檔正脫下上衣,背對著他,低著頭似乎在研究什麼。  

「... ...你在幹嘛?」


「啊,早安,」

因為太過專注而被對方的聲音嚇了跳,加州清光雙手摀著胸,有些困擾的轉過身。

「... ...怎麼辦?」


「哈?」

大和守安定看著加州清光莫名其妙的遮著胸部,不解對方到底在問什麼。


「昨天喝了主人給的飲料就覺得有點怪怪的,今天早上起床打扮的時候就發現變成女孩子了,而且... ...」


「... ...?」...


中秋節賀圖 !!

玉兔:大太安定
嫦娥:清光

后羿:審神(未出場<?)


好久沒畫圖所以就偷懶不畫完了ˊDˋ !

吵架梗


 
 
 
大和守安定又和加州清光吵架了。
 
 
雖然這幾乎是屬於日課範圍,但這次離開房間的主角換成了安定,而留在房間裡的清光出奇的只是雙手環胸重重的哼一聲也沒追上。
 
這天的本丸從春景被迫換到冬景,誰都不敢吭一聲,就連吃飯的時候兩人之間還硬塞了一個山姥切。
 
當然本人也不是很樂意,所以這頓飯吃的有些胃疼。
 
寢前安定鑽到了土方組的房間,兩人一點都不意外會有訪客到來,但往常這角色通常都是清光,這回換安定倒也新鮮。
 
 
「我實在提不起勁問你們到底為什麼吵,按照慣例都是些芝麻綠豆的事。」
「... ...的確是小事沒錯。」
 
安定也不否認,悶悶的搶過和泉守的枕頭抱著思考。
 
「那傢伙一定每次都來你們這裡抱怨對吧...

1/2

© 二宮詠琥 | Powered by LOFTER